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主页 > www5565kj.com >
《年年有条小鲤鱼》星野樱^第44章^ 最新更新:2016-06-19 11:51
* 来源 :http://www.www5565kj.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0-07 14:39 * 浏览 :

  死鱼一般地僵着身体,它一动不动被男子捧在手掌心,男子轻抬指尖怜爱地拂过它冰冷的身躯,终究眉头一皱,薄唇一抿,低身将它送入莲池内,眼见它悄然沉入湖底。

  一池沉静的幽莲却瞬间燃起魅紫的灵焰,冲天的灵力从他指尖源源不断地流泻而出,硬牵住一池香莲,逼着它们极尽可能地绽放,仿若邪物侵体,一池灵莲好像接到命令般,同时乍开叶瓣,花枝疯长,将整片镜湖铺了个严严实实,一瞬间,湖底被铜墙铁壁的花叶花枝遮挡了个严实,再也探不到底部。

  “尊者,您这又是何苦呢?”男子背后传来轻佻之音。“她的阳寿早该尽了,您又何苦非要为她再塑人形?”

  “若是它物也变罢了,可她,既被天庭定罪,生生世世轮回往转只能当一条鱼,就算再入一次轮回又有何差别?不过又是一条鱼,呵……可能品种有所不同罢了。就算要替她塑形,您大可等下一世再说,何必非要执拗这条小鲤?还是说,尊者您只是单纯偏好红鲤多一些?”

  废言戛然而止,广绫雪袖一甩,只见那方才还喋喋不休的灵狐已经被他一脚踩在鞋下,他傲然冷视脚下之物,“你该庆幸你今日是只灵兽,否则,是仙是人是妖是魔吾都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这洞府。”

  “咳,咳咳……咳咳咳!尊者,咳,小狐早知给年儿的那一掌下去,半条命要送给您惩治,所以,这不是天庭任务方毕,我便来这儿请罪了么?”言化抬眸轻笑,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狗腿,“念我诚心可嘉,尊者就饶下我一条狐命吧。”

  “……”眯眼,雪缎鞋尖依旧不肯离开言化的胸膛,见不得这灵畜的戏谑,反而更加使力地踩下去。

  几声浅咳溢出,言化不慌反笑,“况且……您现在不会宰了我的,因为,您正需要人手帮忙,不是么?”

  “她无法离开你供给的灵力独活,可现下她命数已尽,你又该寻法替她续命了,可她这副德行,你无法带她远行。所以……”手肘撑地,一头散乱垂地的乌丝随着言化起身,翩翩飘摇,他继续媚笑,丝毫不介意眼前尊者的眼神已是多么冰凉,“您需要有一人替你看着她,供她灵力残活,言化愿意将功赎罪,代替您守在洞天福地供她灵力,直到您归来。”

  “果然比起仙神,尊者已另有它信了么……”言化笑,“可是,没有办法呢。您现在被天庭通缉,追兵在后,忧患在前,您不信我,难道要信那些四处收罗追捕您的天兵天将么?还是那些觊觎您一身灵力的贱妖?”

  “尊者,再没有比我更适合看守她了吧?毕竟……我和年儿也算拍档一场,当年可是九华山上最让尊者您头痛的胡来二人组呢。”

  常年霸占邪浪排行榜的二人组,排名次序不分先后,且你追我赶,次次刷新□□欢好的次数。终日不务正业,淫邪为乐。

  言化爱美,每次被带上顶殿,皆是衣裳华美艳丽,整齐妖娆,那些雌性动物都是自己乖乖躺在他身下任他予取予求的,反观那家伙,总是浪荡不堪,衣衫不整地就被抓上顶殿,跪在大殿之上,她竟还不以为意,打打哈欠伸伸懒腰,每每只得让尊者宽下外衫把她玲珑的身子束紧裹严。

  然后,不意外地,两人都被罚关禁闭,统统被鹤使吸进净瓶里,在狭小的世界互相白眼对方。

  他觉得她,没品没格又下流,污了淫兽的美名;她觉得他,做作假惺又下贱,脏了灵兽的傲气。

  就好像两个被夫子认定永远变不成好学生的不成器家伙,因为浪名远播,被关禁闭的次数也多如繁星,所以谁也不会缺根筋期待这俩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会有什么大出息,亦不会有哪个糊涂仙将肯花力气驯服他俩,收归坐骑,他们本该是一辈子待在那座仙山,结果——出人意料,没出息的他俩最后竟然一个收归天庭,忠心耿耿,打杂跑腿;一个叛逃师门,祸害人间,被灭龙形。

  龙形被灭,她本该认命,生生世世只能做江海一鱼,却没料想她竟能再以人形出现在他眼前。

  沉默良久,尊者突然启唇,抬起抵住他喉咙的缎鞋也缓缓从他脖口移开,“吾现下已无暇再耽搁,你须保证,你会用灵力护住她的形体不溃散。”

  “放心吧。尊者,既然小狐敢再出现在这里,为了活命也不敢忤逆您。”言化轻挑柳眉,“只是,小狐好奇,您这次又要为她寻何等方法逆天改命?”

  沾露微显苍白的唇,启开一条唇缝,“若她有何请求,不要阻她……护她周全便是。”

  自从那夜被庄人发现倒在山庄门边,在床榻上一躺就是七天七夜,高烧连连,好容易从昏迷中转醒后,却气若游丝,茶饭不思。

  庄人们都说,二少爷害了严重的相思病,大夫说,病入膏肓,心病无药,已经在算日子等死了。

  也难怪,自小定亲的女人被当今皇上看上,选进宫里去封为嫔妃,大概这一辈子也再难见上一面了。

  “儿啊。都是娘害了你,要是知道那姓白的小妞是个嫌贫爱富,攀附权贵的小贱妞,娘死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呜呜呜呜!这匹布料银黄交错,气度非凡,做寿衣你应该挺满意哦?就这件吧?”

  “管家,就这块了,给二少爷量尺寸。寿衣咱们一定要做漂亮,定好了样式,将来给老大,老三老四老五都扯上一块,做同样式。啧啧,瞧瞧我家小二爷,风花雪月一场场,都瘦了。呜呜呜。要不要给你烧个白小妞一样的纸人,让你在那边也舒舒服服的有人伺候?”

  “就这样决定了,管家,再做个白小妞一样的纸人,不……做五个,不!一打!我家儿子苦命,在世不能娶一房好媳妇,挂了还不能享受享受后宫之乐,岂不亏哉!嗯,二十个!”

  “…………都跟你说八百遍了,少爷我没有失恋没有失恋没有失恋啊啊啊!谁要自杀啊!谁要去死啊!谁要为个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女人去上吊跳楼投湖吃老鼠药啊!”

  忍耐到头了!被全家用一种被遗弃的小狗好可怜的眼神观摩了三个月的倪大野终于暴走了。

  他只是头昏脑胀,心尖痒痒,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在哪里找不回来,他下山退亲的中间发生了什么不一样的事吗?为什么每次好像快要想起的片刻又啪得空白回到原点,沉闷的缺失感在脑子里兜兜转转,这才让他郁躁难安,整夜整夜地睡不着,那晚上睡不着觉,自然就白天补回来咯!只不过昼夜颠倒个几天,不需要连寿衣都为他准备好吧?

  果然是儿子生得多就不值钱了。他上有大哥,下有小弟,传宗接代用不上他,继承家业找不着他,撒娇找爹娘抱抱这等事更加轮不上他,娘娘不痛,爹爹不爱,随时都能送给阎王爷当礼物就对了。

  一个绝版大巴掌一击飞上他的后脑勺,打得他眼冒金星,这招久违的销魂母爱啪啪手,出自他娘的纤纤玉手。

  “你不是要死哦?不是要死干嘛回家以后就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蠢蛋脸!”倪夫人一转方才泪珠涟涟的假脸,从床榻边站起,叉腰便骂,“害老娘还以为你是情种一枚,打算给你表彰墓碑一座!像你爹痴情种子一枚,结果你们五兄弟就没有一个继承你爹风流倜傥,温润如玉,侠骨柔情,谦谦君子的优良品质的,你大哥见风使舵,见好事就上,就坏事就溜,你大弟一见妹子就脸红扭捏浑身跟长了跳蚤似的,后面两个小的,天天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搞断袖,你更加!本来好歹以为你眼眉最正最俊最像到你爹亲,结果……啊!天天流连花丛,风流成性,不,是下流成性!看到小小软软的妹子就挑眉飞眼,哪有半点你爹的仙风侠骨!也不知道你们五个到底像到谁!”

  “既然没失恋就给我起来!瞧你这张半死不活的脸!眼圈黑黑,胡渣也不挂了!谁不知道我剑冥山庄的公子一张脸皮就能走江湖!你这尊荣传出去还得了!赶紧给我收拾收拾!”

  他不以为然啐上一声,伸手解开松散绑在胸前的长发辫,一甩头,“你不觉得少爷我这样很有颓废美么?嗯?娘?”

  “嗯。老娘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大哥又给我溜了,剩下的家伙都指望不上,你帮忙!”

  剑冥山庄坐落灵泉山顶,山脚下却是人烟繁华的温泉小镇,一整条温泉商店街皆是剑冥山庄倪家家产,于是,每季度之初便是剑冥山庄家主下山来收租的日子。

  灵泉山,顾名思义,有天下闻名的灵泉镇山,水清温润,甘甜可口,可供饮用,也可供药用。外敷内服皆是极品,也不知是哪位名医到此一游后,介绍了几位病人来此泡汤,结果竟不药而愈,灵泉山之水一时天下闻名,更成了京城名流,达官显贵,富庶人家度假疗养的圣地。山脚下的小镇也跟着商机无限,变成了一整条有旅店,有汤泉……也有妓楼的商店街。

  阳刚味十足的碎胡渣挂在唇边,侠意长发随意披散在背,沉静曜石般的眼眸颇有心事地低睨着烟雨涟漪小泥坑,右手一把油纸伞,左手一本大账本,宽肩斜跨的不是大剑而是算盘一把,倪家二少下山收租啦!

  “各家各户注意!今年收租的倪少爷是老二,不是之前传闻的倪大少!行贿受贿的小银子可以收起了,把自个家的小女儿藏好便是!”

  “各家各户注意!紧急通知!今年倪大少又翘家偷溜了,下山收租的是倪家二少爷,各家各户把十岁以下小姑娘藏牢!藏牢!”

  “各家各户注意,紧急通知!紧急通知!今年下山收租的不是贪小便宜的倪大少,是有恋童癖的二少爷!各家各户注意好自家小女儿!”

  一条繁华忙碌的温泉街瞬间变得鸡飞蛋打,哀嚎不断,小摊小贩纷纷掀摊奔走,扑抓自家不懂事的小闺女往屋里塞,商铺关门,摊贩收摊,好不热闹。

  “喂!谁是大叔啊?本少爷有那么猥琐嘛?!”多日不见,这些没良心的乡民,竟然这样欢迎自家山庄的二少爷,没礼貌!啐!

  “啊!不要靠过来!二少爷,你节操何在啊?我家小娟才五岁,五岁啊!你也稍微有点人性吧?!”

  “二少爷,我家小翠是带把的,黄大仙天机特诗。我只是把她养不活,才当女孩子养,是公的,你不喜欢的!”

  “我家就喜欢养娘娘腔,不能给二少爷当小妾真是太不幸了,今生无缘,来生再说啊!回见,回见!关门关门,快关门啊!”

  多日不见,他本想换个新感觉让众人见识见识他二少爷日渐成熟的男子气概,枉费他这忧郁惆怅的造型!竟然连个鬼影子都不给他这个收租的大爷留!

  不就是他以往爱开开玩笑,喜欢在收租的时候调戏调戏小萝莉,恐吓恐吓乡民么。

  而且多半被他这么问候过的人家,小女儿都只有五六七八岁,于是——他二少爷恋童的重磅消息就不胫而走了。

  他承认他一看见软乎乎的小妹子,心底就会有一只小猫喵喵乱叫,但是……他心底的小猫,也不是什么小鱼都吃的好吧。

  “……”他好歹也算是催租的地主阶级,要不要这么逆来顺受,害他完全没有机会上演恶霸的机会,啐——

  这条温泉街的生意好得有点过分了,家家不愁交租,害他这二少爷完全没有强抢民女的机会,还被他们嫌弃。

  撑起纸伞,走在空无一人的雨街,他专心地对着账本走向下一家门户,宽阔大道任他走,根本不会冒出人来,所以他压根没看向前方。

  他狐疑地将视线从账册移开,眼眸印出一个跌坐在地上的小丫头。她一身粉绸小裙摆,肉肉的两条短腿在他注视下缩了缩,细雨帘幕下,低垂的朦胧脸庞泛着几分让他心悸的熟悉感觉,可当她圆鼓鼓的脸儿转过来,两只晶亮的瞳眨巴眨巴地盯着他,仿佛在期待他开口说些什么时,那股飘渺的熟悉感不翼而飞了,而且飞得连根鸟毛都没剩下。

  她不说话,认命地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看着他频频摇头,一副拿他没办法的的模样,末了,扬起唇,竟朝他笑得好甜。

  “不过……我可没说我喜欢大叔。”白眼。圆瞳在他彰显成熟性感的唏嘘胡渣子上骨碌打转。

  “禽兽的气息不适合你,还是刮掉比较好看说——啵。”她手指一挑,比了比他颚沿野性狂乱的雄性特征,肯定认真地评价道。

  小泡泡溜出唇的一瞬间,倪大野邪念了。他竟觉得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透着股说不出的娇媚,那若有似无的感觉刺得他嘴唇发麻,险些嘴一张就脱口而出,“好……我刮。你不喜欢我就刮……”

  “喂,小妞。你怎么知道大叔不是禽兽?管大叔的胡子,小心被大叔用胡子扎脸哦。”

  这对白,为何听起来该死的耳熟?咳!这才多大点的丫头?连挑逗这个词都学会了。还有那什么眼神?这种台词不该捂脸发抖双手抱紧小身板么?她那种期待的眨巴眼是什么意思?让他放马过来,不要客气么?喂喂……姑娘,这样对陌生的大叔乱放电真的好吗?

  就算他是喜欢萝莉,还刚好就是她这种,矮小音软娇滴滴的,可那又怎样?他是人类,不是真的禽兽,总不能当街就推倒小姑娘吧。

  哼!也要让这些把他当成衣冠禽兽的家伙看看,他倪二少,就算对着萝莉,也是颇有风度坐怀不乱的。

  油纸伞儿一撇,他一改方才浪荡的调调,优雅地俯身将伞柄送到她手里,轻柔地开口,“姑娘,江湖多风雨,我伞送给你。”

  没问名字,也没有非分之举,他步履翩翩,落落大方地踱步从这小丫头身边擦肩而过,目不斜视,连头也没回。

  “喂!你拽着我的衣裳干什么?伞不是给你了嘛?天色不早了,小丫头赶紧回家吃饭去。”

  “……”喂喂,话题不小心开始走向危险的方向了。没有家,没有饭吃,小姑娘孤身一人……然后,她莫非……

  “谁跟你嘿嘿!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哪个莫非!”上下打量她一眼,他狐疑地皱眉,虽然说这条街上的街坊各个防他偷女儿防得紧,不过好歹他也是名闻江湖的兵器铸造供应商剑冥山庄的黄金二少爷,有女人送上门来投怀送抱实在不足为奇,他奇怪的是……哪家爹娘这么丧尽天良,送个还没张开的小丫头来填他的胃口,打算跟他从小培养感情嘛?

  “唔……嗯!”她转转眼珠子,肯定地点头,末了,还发动她大眼泡的优势,两颗瞳孔盈盈发颤,目的很明确,勾引他的恻隐之心。

  因为很显然,她没有被爹娘教导过,这种眼神能勾起的不仅是男人的恻隐之心,还有更可怕的邪恶东西

  不过——孤女是种遍布江湖、无所不在、无孔不入且碰上准没啥好事的敏感物体。

  因为这种物体轻则影响影响你感情顺利发展,重则背后隐藏着血海深仇,还有更惨的——那就是保不齐你爹一时手贱,跟她老爹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她压根就是存心代父报仇,而你就得倒霉催的父债子偿了,总之——碰上孤女只有三个下场,要么和一堆女人搞不清楚纠缠不休,要么带着她四处报仇砍人,要么就是被她给骗身骗心,哪一种后果都不怎么地,所以,身为有江湖阅历的侠士,孤女这种东西,见之绕道,少惹为妙。

  可是他的手怎么不跟他的脑子走,喂喂喂,伸到人家闺女唇边做什么,眼眸儿微眯起来做什么。

  更多动态

  比起痴情轮回五百年找年年兑现养她诺言的大野,反观师傅眼睁睁看年年被剥皮拆骨,师傅简直弱暴了,不爱年年就放她走嘛,还眼睁睁看她堕落,哎。。。我之前一直很喜欢师傅那种冷淡面瘫男主,可是我更希望年年和大野在 (147字)

  比起痴情轮回五百年找年年兑现养她诺言的大野,反观师傅眼睁睁看年年被剥皮拆骨,师傅简直弱暴了,不爱年年就放她走嘛,还眼睁睁看她堕落,哎。。。我之前一直很喜欢师傅那种冷淡面瘫男主,可是我更希望年年和大野在 (128字)

  不喜欢师傅。。。因为。。。师傅说我宠的同时,并木有否认别人对年年的评价,是不是说明他也认可别人对年年这样的评价?。。。不喜欢师傅,要是喜欢年年,早干吗去了,明明知道年年喜欢自己,却说一些大道理,也不?(235字)

  我实在是对师傅没啥好感了。 一开始最喜欢他了,现在呵呵。让这个逼着喜欢他的龙女去交配的死白莲花尊者滚粗。他妹的要是真没意思就一视同仁啊!!!年年早就有了她的幸福了好不!!混蛋尊者误人子弟! (94字)

  奔标签的师徒来的,但目测师父好像不是主角,戏份好少。大爷写得挺有爱的。。。师父大野都有付出,泡泡回报大爷一世情缘,泡泡倒是想给师父永世爱恋,但是师父不接受哎。不过也是,师父灵力吸引所有灵兽,如果个个都 (126字)

  女主前世真的杀了很多人么?如果这样的话,那她还真该死,现在也是,一言不和就咬人,好讨厌!这样的性格怎么会有人喜欢啊。讨厌女主,师父也是,别人求他用扇子毁掉毒药,他就动动手的功夫他都不愿意,自私自利,枉 (139字)

  感觉会被虐………………………………樱大你告诉我这是我的错觉!!!!!!!!!! (40字)

  这个XXXX的内容我暂且不说,因为樱发大大一直强调自己是甜心甜文派的萌系作者。迫于作者的淫威,我只好用沦丧的XXXX来代替被和谐的内容。但是整篇文章如果不XXXX就太对不起星野樱这个樱字下潜藏着的那点血(niao)性 (1122字)

  大大的男女主好喜欢姓夏噢,呵呵,夏姑娘,夏天流牛郎,夏世莲师傅,噗,夏士莲,,,哈哈大大好有才! (50字)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香港马报开奖结| 香港本港台节目表| 香港新报跑狗玄机图| 开奖结果智能走势图| 一肖三期内必开一期特| 香港马会论坛跑狗彩图| 心水报特平码彩图| 手机看开奖结果直播| 白小姐六合彩专家| 王中王生活幽默解玄机图|